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 >> 环球热点  >> 查看详情

身家千万,被绑架到缅甸做诈骗,66天暴瘦50斤死里逃生 新年前夕 回到祖国

来源: 环球评报新闻网  日期:2023-01-23 13:17:20  点击:4995 
分享:

01

从事旅游业,在全国拥有142家门店,见多识广身家千万的幸卫林。

2022年9月份之前,他做梦都不会想到,自己有一天会被迷晕、被绑架,被贩卖,被缅甸犯罪集团逼迫着从事网络诈骗。

在人间炼狱经历了九死一生,66天暴瘦50斤花了20万人民币,才辗转反侧逃离魔窟,回到祖国怀抱。

幸卫林之所以会有这么险象环生的遭遇,还要从他去年9月份,在出差途中遇到的旅游业同行说起。

疫情三年,各行各业都举步维艰,甚至遭受灭顶之灾,幸卫林的旅游业同样受到重创。手底下那么多门店要支撑那么多员工要养活,幸卫林心急如焚。


 

由于赚钱的心情过于急切,当幸卫林9月5号在长沙去昆明的火车上,认识了自称搞旅游的同行,听这位同行聊起泰国的旅游市场,他瞬间就被吸引了。

出境游一直以来都是旅游公司的利润点,但由于疫情出境游几乎被拦腰砍断,这无异于断了幸卫林的财路。

得知泰国将在2022年10月1号全面放开,想到几年来大家憋了这么久,防疫政策放开后生意一定会火,幸卫林当即就做出了去泰国考察的决定,并与这位同行互留了联系方式。

此时的幸卫林根本没意识到,自己已经往地狱迈出了第一步。


9月21号幸卫林如约来到泰国。

原本他自己订好了酒店和往返程机票,但合作伙伴坚持要为他安排住宿,还要派人来接他。

盛情难却的幸卫林,在机场出站厅进了一辆泰国牌照丰田越野车,这时的他还没觉察到,自己又往地狱迈出了关键一步。

来接幸卫林的,是两个自称旅游公司的工作人员,他们用普通话跟幸卫林聊天,没聊几句幸卫林就在一股烟雾中昏睡过去。

当幸卫林醒来,彻底慌了。

幸卫林发现,自己已经被带到国际著名的网诈、贩毒、人口贩卖集中营,来到这里的人基本上生不如死,逃跑的机会为零。

02

都说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”,但这句话在“犯罪天堂”就是个笑话。哪怕是同胞,也要骗光你最后一分钱,榨光你最后一滴血汗。

幸卫林被迷晕后,经人卖到了缅甸妙瓦底市“KK园区”的一家网络诈骗公司。这家公司从事的,是前几年特别猖獗,但目前已经过时的骗局“杀猪盘”。

妙瓦底市这个“KK园区”,素有“猪仔地狱”以及“死亡终点站”之称。

公安机关曾告诉幸卫林的儿子,“最近三年没从妙瓦底救出去过一个人”,当时的妙瓦底还在和政府打仗,幸卫林在园区就能听见枪炮声。

可想而知,身在其中的凶险和凶残。

这家网诈公司的老板是正宗的中国东北人,很多同事也是中国人,但幸卫林不仅被没收了护照,被砸碎了手机,跟老板谈判还被警告:

“不要幻想有任何国家任何人能救你。”

为了观察环境伺机逃跑,为了能联络到外界,幸卫林只好假装服从,并接受了为期一个月的培训。

幸卫林经过一个月的培训后正式上岗,他的人设是,深圳开红木家具厂的,30多岁成功人士。

他每天要做的,就是手握十几到二十台手机,打着浪漫多金的旗号,在各社交平台添加多名异性甚至同性,之后嘘寒问暖骗取他们的感情和金钱。

幸卫林偷偷问过自己的中国同事“你不想跑吗?”,得到的答复是,“跑不掉的,跑了也会被抓回来。”

一个25岁的广西女孩,21岁就被骗到了东南亚,4年间被多家网诈公司和犯罪集团倒卖,曾经因为业绩不好被打到半死。

一个偷渡出去的30多岁四川男子,在老挝的大街上被人绑架,之后被各种倒卖,耳朵都被打聋了,老板买他花了30万元人民币。

在这里的人都不是人,是可以被随意贩卖的高级动物,是被肆意榨取的赚钱工具。当被人花30万元买了去,就要创造几十倍高于30万的价值。

稍有不慎,就有生命危险。

03

明知逃出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,但身陷囹圄的幸卫林,始终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。

他无时无刻不在心里盘算着,一定要通知家人,向家里人求救。

幸卫林一边熟记周边地形,一边利用工作手机偷偷登录自己的社交平台账号,与国内家人进行联系。

幸卫林的儿子和姐姐,不仅向贵阳和毕节两地警方报警,还向中国驻缅甸大使馆求救,但得到的答复令人绝望:“只能自救自渡。”

幸卫林心中也很清楚,不是国内不救自己,而是真的无能为力。

首先妙瓦底形势混乱,人口贩卖与网络诈骗在这里已经形成强大到惊人的产业链,国际刑警组织都无可奈何。

然后妙瓦底没有契约精神,即使付了赎金也不会放人。

从2010年到2019年,东南亚各国的网络诈骗集团,原本青睐的都是十几岁到30岁的年轻人。

由于2018年之后国际联合执法行动及疫情等影响,网诈产业也面临严重的“用工荒”,于是便把目光投向幸卫林这样的“大龄人士”身上。

在东北老板那里,幸卫林被安排进8个人一间的活动板房宿舍。

幸卫林很有心眼,他以“年龄大了不喜欢吵”“空调干扰”等理由,将自己的床铺用帘子封了起来,具有一定的私密性。

11月13号,蓄谋已久的幸卫林终于实施了自己的逃跑计划。

他在凌晨5点偷偷起床,带上两部工作手机,从2楼爬上屋顶,跨上5米高的围墙,之后纵身一跳……

幸卫林跳下去的瞬间右腿就骨折了,伴随着一阵阵巨痛,右腿很快肿了起来。

疼痛、惶恐又茫然的幸卫林,在草地上躺了一个多小时,恰好看到一对当地父子出门干活,他以800元人民币为酬劳,祈求他们救自己。

就这样,幸卫林被这对父子送上了警车。

幸卫林以为自己逃出生天了,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刚逃离诈骗集团这个魔窟,又落入了黑警的魔掌。

04

幸卫林在被带上警车时,价值2万多的手表、1万多的泰铢都被黑警收走了,然后黑警拉着他四处贩卖。

可能是看幸卫林伤的严重,加上他不停暗示买家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不值钱,因此他一直没被卖出去,最终被黑警交给了一伙缅甸军队武装。

一位军官给幸卫林找来了医生,对他的右腿进行了简单的处理,但骨折的疼痛加上极其恶劣的居住环境,让他吃不下睡不着,身体迅速暴瘦。

跟黑警一样,军官同样不是好人。

他找了好几波人来“看货”,但卖价从30万人民币降到20万,都没有人愿意买幸卫林。最后幸卫林跟他谈判,愿意出八万人民币赎身。

也许是怕幸卫林砸在手里,军官同意了。

通过一位有着中国血统的翻译幸卫林才知道,“这里从军人、警察到本地老百姓,几乎没有一个好人。”

11月27号,幸卫林离开缅甸进入泰国国境,经过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和清迈领事馆的交涉,他先被送到泰国湄索移民局,然后被送往医院。

幸卫林住了一个星期的医院,花了近1万元人民币,又从湄索移民局被转送到曼谷移民局,一个大房间里,关着100多个来自十几个国家的人。

幸卫林在曼谷移民局里,每天要交240元人民币才能使用手机,他疯狂地给大使馆打电话,大约打了100多个电话,才接通20多个。

因为拒绝在曼谷医院做手术,幸卫林内心超级紧张,他害怕自己再不能回国接受治疗,右腿会彻底废掉。

他还担心妙瓦底的网诈集团,利用关系和手段,再次将他从泰国移民局绑走。

在自己的积极自救,家中亲人的支持,一些朋友的帮助下,幸卫林相对安全后,于12月21日,用9张照片和1700多字,向所有人诉说了这次遭遇:

“66天的缅甸被绑架经历画上句号。才知道人生最奢侈的是人身及生命安全,自由和尊严......”

05

12月31号,幸卫林告诉记者,他在老家贵阳开阳县政府和大使馆的积极运作下,已经被保释并买好了机票,1月5号会从曼谷飞往昆明。

幸卫林在朋友圈里写到:

“感谢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,这次对我的帮助和支持。

也感谢那些害我的人,和这次事情中对我落井下石的和趁机远离我的人,因为这是人性的自然显现,不怪你们。

幸卫林还没死,相信也还能东山再起。”

66天的历尽艰辛,花费了近20万元人民币,暴瘦了近50斤,幸卫林死里逃生的缅甸历险画上圆满句号。

幸卫林是不幸的,但他也是不幸中的万幸,他之所以能死里逃生,离不开几个关键:

一、能把事业做大做强的基本上都不是一般人。

幸卫林绝对属于精明能干才思敏捷的那一类,他能在险象环生中冷静应对复杂险恶的人和事,并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抉择。

二、从事旅游业尤其涉外旅游业的,绝对拥有一定的人脉资源,所以幸卫林在异国他乡遇险时,能有朋友伸出援手。

三、幸卫林有钱,这是重中之重。

他有钱为自己赎身,支付的起泰国医院的检查费,泰国移民局的各种高额消费(包括2400元一张的回国申请表),他还能买得起价格不菲的回国机票......

幸卫林用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告诫所有人:出国需谨慎。

与此同时我也想规劝看文章的朋友们:

不要急功近利轻信于人,不要以为外国的月亮圆,不要怀揣一夜暴富梦,不要相信天上会掉白马王子……

不法分子就是利用很多人在金钱和感情上急于求成的心理,才钻空子设下陷阱。

你有幸卫林的智慧,未必有幸卫林的人脉,你有幸卫林的人脉,未必有幸卫林的钱财,你有幸卫林的钱财,未必有幸卫林的运气……

你未必是下一个幸运儿。

文章最后,用幸卫林的一句话作为结尾:

“熬过了很多苦难,希望如期而至的不只有旅游的春天,还有疫情过后平安的所有人。”

编辑:鲁硕

相关

    暂无信息